Home > 新闻 > 公司报道

燃烧的创业者、亢奋的创投机构,中国因素下的生态链

引言

戈壁创投自2007年开始关注东南亚创业投资市场,并于2010年正式进驻东南亚,是第一家走进东南亚的中国VC。目前已经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分别设立办公室,并成立了完全本地化的戈壁创投东南亚团队。“走进东南亚”栏目是戈壁创投整合多年来在东南亚地区的创业投资观察、创业投资风向、投融资消息等内容的专栏。
投资热潮正在东南亚蔓延。

一场关于“构建东南亚与东北亚创投生态圈”的行业峰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这是东南亚地区目前集合了投资圈、创业界、政府圈、商界精英、慈善机构等各圈层人士的规模最大的盛会,与会者近乎囊括了布局东南亚的全部数百家投资机构。

活跃于东南亚地区的戈壁创投是本次活动的主要召集者,创始合伙人曹嘉泰忙不迭地招呼着来自东南亚的各方客人。

近两三年,东南亚初创企业开始成长,家族基金的介入加深了早期投资的竞争,也刺激了投资业务的日趋繁荣。

当然,最大的交易仍然来自于中国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腾讯,也包括滴滴、京东、美团等。关于东南亚,关于中国,创业与投资故事不断在数百家机构中流转,涤荡在东南亚的各个角落……

燃烧的创业者

Stacey Lee认为自己取了一个听起来颇为中国特色的中文名字李慧敏。

Stacey目前是Triip.me首席战略官,这是一个旅游共享平台,主做本地化旅游,目前业务扩展至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旅行目的地以东南亚为主,占据了60%。

Stacey具有着创业者的典型特质,自信、敢于冒险,永远充满激情,快言快语,“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因为我喜欢旅行;第二,自我满足感,工作要开心。”

事实上,Stacey具有16年连续创业者及天使投资人的广泛经验。此前她曾作为两家公司的共同创办人,其一Nuren集团目前已获得A轮资金,而另一则为马来西亚本地社群商务网站everyday.com.my,最终由全球团购网站美国LivingSocial收购。

与Stacey类似,OnOnPay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Sy Phong Bui亦是连续创业者。OnOnPay成立于2015年初,是越南的一家手机钱包和手机充值公司,可帮助用户快速、方便地为手机充值,并提供许多有吸引力的优惠。

此前,Sy Phong留学毕业后,曾在法国巴黎一个电讯公司工作,2010年,回到越南做咨询总工作,帮越南银行科技转型。2014年,Sy Phong创业第一家公司,从事运输有关的工作,八个月之后,公司运转不利关门。两个月之后,Sy Phong创立了现在这个支付的公司—OnOnPay。

“海归”,这是戈壁创投在东南亚所投创业者普遍具有的标签。与Sy Phong国外留学回国创业一样,Stacey毕业于英国里兹大学并拥有国际市场行销管理硕士学位。

15年以前,在东南亚人眼中,最大的创业机会是中国,好多马来人、印尼人都会来到中国创业。”曹嘉泰表示

而现在,很多人开始回到自己国家创业。有“印尼版今日头条”之称的Mainspring创始人刘伟瀚即是如此。2005年从美国微软离职后,刘伟瀚来到北京加入诺基亚投资基金,成为在中国的海外掘金者。2011年,刘伟瀚以5万元一平米的价格卖掉在北京 CBD 核心区的房子,举家迁往雅加达,成立Mainspring公司,“去哪儿”创始人戴福瑞成为其最早的天使投资人。随后,戈壁创投分别在2013年、2014年、2015年对其进行了A轮、B轮、C轮的连续投资。

“东南亚具有多元化的特性,国际化很强,不只有本地创业者,也吸引欧洲、美国的一些创业者来这边开拓市场。”曹嘉泰介绍,戈壁创投投资的一家马来西亚公司,他们业务就涉及了众多来自印度、印尼和新加坡的用户。

火热的创业激情正在燃烧东南亚这片土地。当然,这其中,中国因素被着重渲染。

极度渲染的中国因素

极度被渲染的中国因素主要来自于:中国投资者的重度参与。

戈壁创投是最早入局东南亚的VC,从2007年踏进这片土地,再至2010年正式驻扎东南亚并设立办公室,招募本地团队成员。中国投资者在东南亚投资策略的递进变化,从它身上可见一二。

“可以看到很多像Mainspring这种案例,国内成功的模式,在东南亚找类似的企业。”曹嘉泰表示,将中国好项目的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并把东南亚所投项目介绍给中国市场,早年间一度成为戈壁创投在东南亚投资策略之一。

例如,在戈壁创投的投资图谱中,东南亚的Carsome对应着中国二手车交易平台车置宝,印尼的PICMIX类似于国内的Camera360;这个成功模式也并不限于一定是戈壁创投在国内投资过的,比如戈壁创投投资的印尼住宿预订网站Travelio,其模式即类似于途家;OnOnPay在一定程度上即是参考支付宝。

中国的影响力在东南亚比比皆是。

OnOnPay成立三周年上,Sy Phong问员工,觉得最骄傲的是什么?有些员工就说找到融资了,也有一些认为是越南最好的创业公司,也有人说“因为去了阿里巴巴的总部,很荣幸”。

学习中文,也成为潮流。作为马来西亚华裔,Stacey完全可以用中文表达交流。“马来西亚有三种不同的学校,马来语、华文学校或淡米尔文学校,以及印度人学校。现在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马来人也开始上中文学校,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中文的重要性。”Stacey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也谈到,“现在我们发现一个趋势,国内现在做教育,学中文的收入和比例直线上涨。一个很直接的例子,玩抖音中说中文的老外尤为常见。

朱璘在中国最近就看了一个案子,专门给外国人培训参加中国的留学考试,“如同中国人到美国留学要考雅思,很多外国人留学中国同样要通过中国的考试,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行业,差不多每个学期已经到几百个人,甚至有一些从中东和非洲过来。”

当然,中国市场的消费和购买能力已然让东南亚创业者瞠目结舌。

“中国人来东南亚,就是买买买。我们观察到,中国的公司想扩张这个市场,就过来买这个公司,买那个公司,这是当下的一个趋势,而且已经开始了几年。”Zoom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eevan向投中网记者描述。Zoom是一间印度尼西亚物流初创公司,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最后一公里、以摩托车速运为载体的速运服务公司,业务模式为B2B2C。

马来西亚本土关注创业投资的第三方平台Deal Street Asia创始人Joji Thomas Philip介绍,近期,东南亚前四大交易被中国买家所垄断,包括阿里巴巴向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Lazada集团投资40亿美元、投资印尼电商公司Tokopedia11亿美元;腾讯、京东、美团投资印尼打车应用Go-Jek 15亿美元;滴滴出行联合领投东南亚打车服务Grab 25亿美元。

“对于中国市场来说,我们绝对不敢碰。很可能一个中国赢家过来,就直接把我们买掉了,如果他们想来东南亚的话。”Jeevan表示。

当然,Jeevan也强调中国市场带来的好处。他透露,阿里巴巴将在马来西亚投资建立一个大型自贸区,计划于2020年开始投入运作。“这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更广阔的合作和发展空间。”Jeevan说到,“将来,希望Zoom可以进入泰国、老挝、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

亢奋的创投机构

创业企业的成长,也吸引了更多创投机构的关注,更多的新基金开始涌起。尤以本土家族企业基金介入后,东南亚早期投资竞争已现苗头。

东南亚早期投资这几年正发生变化,家族的企业基金介入之后,竞争比较激烈。”戈壁创投东南亚基金合伙人邱家睦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邱家睦介绍,东南亚本身是一个华侨居多的国家,资本大量掌控在华侨手中。比如,印尼华侨占人口10%,掌控70%的经济。近两三年科技公司初创企业开始成长起来,这些家族基金开始介入,“印尼的几家早期基金机构,都与家族企业相关”。

“很多早期基金都是东南亚的富二代设立的,500万、1000万美金基金规模,融资相对比较容易,这种投种子期和A轮的新基金现在越来越多。”曹嘉泰说。几家当地比较有名的机构,包括500 Startups、Wavemaker等当天也出现在峰会上。“因为他们有很多案子现在想推荐给戈壁创投。”曹嘉泰向投中网记者笑称。

在东南亚,成长基金仍限于比较大的机构进行投资。一些公司可以融到种子期,或者A轮,但是要到B轮以后,现在处于资金短缺的状况,还没有几家机构进行投资。”邱家睦介绍,东南亚创业企业融资金额种子期投资金额大约25万-75万美元,A轮投资为100万-500万美元,B轮则达到500万-2000万美元。真正只投东南亚B轮的投资机构,屈指可数,不到十家,戈壁创投是其中之一并正逐步加大成长期的投入。

此前,2017年8月,投中网即获悉,戈壁创投募集2亿美元的Meranti ASEAN Growth Fund,旨在为东南亚创新和技术型(IT)公司的B轮、C轮阶段注入投资。

自进军东南亚地区以来,戈壁创投在东南亚已成立了四支基金。目前,戈壁创投在东南亚已投资43家企业,成长期企业投资4家,占据10%。

邱家睦认为,虽然是看A、B、C轮不同阶段的项目,但关注的项目类型都是一样的领域,通过早期投资,可以加倍概率发现好项目,创造一个区域性的领头羊公司。

在朱璘看来,无论从商业模式、资金、政策,东南亚区域正迎来更多资本、更多资源的倾斜,这对于戈壁创投在当地做业务,甚至于基金融资都会有很多的帮助

现在,以产业资本为主的资本已在争相进入东南亚,“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一切向利好方向在发展。”朱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