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公司报道

戈壁创投朱璘:供给侧改革和消费者出海是2017年金融两大机会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

      今年10月13日,国务院、央行等17部委一天连发七道政令,涵盖P2P网贷、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第三方支付等多个领域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风暴席卷而来,强政策监管下的行业洗牌成为共识。

      “如果只是政策,我认为不应该出现如此大的震荡,这其实是新生事物生长周期中的必然趋势,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迅速崛起到泥石俱下,之后再从法律、消费者认知、舆论监督等各个角度逐步规范,优秀的公司会在行业规范过程中得到多方的支持。互联网尤其突出是因为原本的金融行业相对封闭,在遇到互联网这样开放性事物结合之后冲击性不言而喻。”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在接受猎云网专访时说到。

      从2003年进入戈壁创投开始,朱璘已经在创投领域耕耘了十数年,主导过PICOOC、iKair、云智慧、够快、Teambition、iGrow等项目的投资。2011年,其作为合伙人带领组建了戈壁盈智人民币基金,并成功募资达4.1亿元人民币。对于经历过2次金融危机的他而言,2015年开始持续至今的资本寒冬反而是可以寻找更多投资案子的好时机。

      戈壁创投成立于2002年,现有8支基金,总计管理规模超过30亿人民币,包括3支人民币基金、2支美元基金、2支东南亚基金,并管理1支香港地区的基金。其先后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投资了近200家创新企业,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朱璘也是带领戈壁频频出手,夸客金融、维C理财、Airwallex、魔方金服、随手攒等纷纷出现在戈壁的投资名单上。

      作为老牌投资机构,戈壁创投会如何继续在资本寒冬中捕捉独角兽?互联网金融遭遇大范围洗牌,企业该如何度过泥石俱下的阶段?2017年,互联网金融还有哪些机会可以抓住?在与猎云网对话中,朱璘将一一解答。

      猎云网:进入2016下半年之后,互联网金融逐渐成为过去式,Fintech(金融科技)扛起了金融领域创业创新的新旗帜,那两者有何不同呢?

      朱璘:我觉得Fintech和互联网金融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叫法不一样。Fintech可能更像是区块链技术、比特币方面,可能互联网金融更偏向于互联网技术而不是金融,互联网金融是模式的改观,Fintech更多是底层技术的改观。现在可以用区块链技术、P2P技术来完成交易,新技术的合规性是目前很多Fintech公司面临的问题。底层技术改变之后,模式也必然会调整。

      金融,我认为任何的创新都是着眼于效率上的创新,一定不是模式上的创新,金融在全球范围内上万年间都是相对封闭的。从有人类文明开始,就有交易,就有金融,关键是效率提升,用户习惯的变化。例如,现在某家银行没有手机银行,这家银行在很大程度上会被用户弃用,因为大家都希望有这样的便利,这些都跟时代、IT技术的进步有关系,所以很多时候是用户推动社会向前发展。

      早前的第三方支付与现在的互金很像,例如出现信用卡盗用、诈骗等恶性事件,但这些现象本身一直是存在的,在有了互联网支付之后,并没有被放大很多,反而所有交易从线上进行之后能够集中管理。这是一个曲线向上的过程,首先有便利性吸引用户,然后会反向推进金融公司进行一些改革——外部互联网与内部金融之间将更好去对接,更好地促进金融系统IT化,提升内部核心体系迭代。

      虽然时代在变迁,但人们对提高效率新鲜事物的向往丝毫不减。不论从公司运营,还是用户体验角度而言,追求效率亦是天经地义之事。

      猎云网:目前P2P网贷行业正在经历着行业洗牌,大型平台在资本层面受青睐趋势明显,小型平台清算、倒闭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创业者在这个时间节点该如何选择?

      朱璘:在现有监管条件下,中小型P2P可以考虑转型或者出售。每个创业者都有梦想,但有时需要理智地面对现实做出更睿智的选择。中国和硅谷创业之间的一个很大区别:创业者对公司投入的感情很多,甚至有的比较极端会把公司当成孩子一样,抱有哪怕死了也要死在自己手上的心态,我可以理解,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很好的文化。创业者需要更理性些,有自己的梦想不错,但最终这还是一笔生意,从投入的时间、资金等多个角度而言,对创始人、对核心创始团队还是应该有个“好”的交代。

      我之前遇到过这样的创业者,宁可创业项目倒闭,也不愿意出售或合并。我很希望给他们能采纳我的忠告:创业者一定要不断去循环、去经历。创业允许不成功但是要有结果,这对于下一次创业是有帮助的。第一个项目就做死了,之后的投资人、联合创始人对你怎么看,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就像借钱一样,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当然如果创业做得好,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做得不好,对形势要有合理的判断,创业者要做到除了有情怀以外,还要有比较好的认知。

      猎云网:那对于创业者犯错你们会如何去评价?

      朱璘:创业者犯过错误肯定是有价值的,为什么犯错、犯错之后的教训是什么、以后如何去改变?犯错之后不是说以后不会犯错,而是看从错误中学到了什么,有没有采取行动去改变。

      创业公司要么发展很好,一路走到底,要么发展不顺,就要思考创业模型哪里有问题,哪里可以做的更好,转型是很多初创型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

       猎云网:对于初创型金融公司应该如何寻找创业方向?

       朱璘:首先要找到用户痛点,我认为在中国任何一个金融机会都不会太小,关键是看痛点是不是够痛。以Airwallex为例,创始人很年轻,他们在澳洲留学,发现从中国汇钱到澳洲手续费非常高,一万元澳币与100元澳币的手续费差不多,是非常不合理的状态。原来银行体系就是这样子,而且这只是银行业务中非常小的部分,他们不屑于去改变,但是从创业角度来说,这首先是刚需,而且市场并不小,加上他们有技术能力和背景做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切身体会并去思考这个问题。

       金融一定要从技术着手,成熟的行业必然已经有大玩家存在,必须从效率、技术入手,去革命才会有机会。之前的第三方支付也一样,尽管之前信用卡也可以完成支付,但是当支付宝、微信支付出现后其凭借便捷新颖的支付形式和优质的支付体验使得其迅速占领市场。中国的银行体量太大,他们的收入结构决定了有很大一部分中小企业、散户的业务是他们不太愿意去服务的,即使有人来抢生意,他们也没那么敏感,更来不及反应,这也正是Fintech公司的机会。

      Airwallex他们捕捉到两个方面:一是人民币出海,出国自助游、海外留学、消费者进行海外资产配置,大趋势已经形成。二是国内已经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支付的底层建设已经远远超过海外,海外很多银行体系还很落后,海外也有政策保护,金融秩序的问题。对于Airwallex来说是有切入点去攻占这个市场。海外市场要一个一个去打下来,有一定的技术成分,但更多是BD的努力,门槛还是比较高的。

      猎云网:从去年开始的资本寒冬一直持续到现在,戈壁在这样的环境下投资节奏如何把握?

      朱璘:在投资节奏上,戈壁每年都会投一定数量的案子,我已经经历过两次金融危机,在任何时期,投资速度都不能为零,在市场好的时候,早期应该少投一些,通常我们一年投资二十个项目左右,市场好的时候我们会慢到15个甚至10个。市场好的时候好案子价格一定更高,我们会花时间为已经投资的公司去服务,市场不好的时候,我们反而会加快速度,一年可能会做25个。

      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做到很难,一是要有纪律性,能不能抵制诱惑;另外要判断市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风险投资不像二级市场的指数,一级市场的指数都是滞后的。

      作为从业者,我们要去很好地把握,大的原则是这样,小的原则呢,在方向上肯定会投一些朝阳行业,假如现在投资一个门户网站、直播、单车,肯定不是很明智的选择。作为VC而言,肯定要去发掘新热点,要去做前置,至于前置半年还是一年,这都要去把握,前置5年可能就死了,前置一个月可能就抢不到这个案子,这也没有太好的策略,主要还是感觉,我们一般都是前置半年至一年的时间。

      猎云网:戈壁创投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布局有怎样的规划?

      朱璘:戈壁在互金领域投资也是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早5年中国经济成长比较快,很多中小企业融资难,当时P2P业务在中国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

      现今资金出海是大趋势。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人民币汇率预期随之变化,这将为人民币换汇美元相关产业带来很大的创业机会。

      还有则是在供给侧改革上,像魔方金服就是做存量公寓翻新的融资业务,中国有很多公寓服务方是需要金融产品,这样他们才能把业务做得更快、更大。很多空置房改造需要资金,这是中国经济转型、政府提倡的转型方向相吻合。做任何一个行业,还是要先看大方向,大方向合理、机会是由什么造成、造成的原因是不是可持续,然后才从这个方向找一些个体的机会。

      猎云网:2017年,您认为在哪些方向上创业公司比较有发展机会?

      朱璘:1、P2P会趋于稳定,大平台会更大,小平台会转型或退出,P2P是特定时间段的产物,新平台基本没有机会了;

       2、BlockChain(区块链)可能会有落地应用,BlockChain研究近两年非常热,在2017、2018年有望出现与实际产业结合的产品落地;

       3、供给侧改革,大量产能过剩的行业会面临转型,比如房地产现在通过公寓型、众创空间型等方式来消化现有过剩的供应量,转型过程中需要润滑剂或催化剂,金融必然占据一席之地,房产、餐饮、新型零售,供给侧改革是把老的行业进行疏导,规模都不小;

       4、国内消费金融比较拥挤,消费者出海是很大的机会。譬如,旅游、留学、置业、医疗包括国外大型金融机构的底层对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