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公司报道

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致力扶持香港初创企业

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与多家VC机构接触交流后,最终选择戈壁创投作为唯一基金管理人。“戈壁创投两位创始合伙人曹嘉泰和刘伟杰(已退休),都跟香港有很深的渊源,他们希望能回到香港,帮助香港,回馈香港。一谈大家就很有默契。”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总干事周骆美琪说。

香港的创业、创新生态正发生改变。更多香港年轻人正在改变进入传统公司的安逸心理,不再计较短期的回报,转而投入到创业的怀抱。同时,与以往香港初创企业更多都集中做本地市场不同,近年来更多创业者则愿意跳出香港,面向东南亚,甚至全球市场……区位优势正在发力。

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成立一只规模为10亿港币(约合1.3亿美金)的创业者基金。截至目前,这只没有期限限制的常青基金,通过纯粹财务投资的方式来运营,已经投出了15个项目(约3000万美金),集中在大数据、电子商务、金融科技、物流、物联网等领域。其中,香港第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独角兽GoGoVan是该只基金投资的初创企业之一。

据悉,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与多家VC机构接触交流后,最终选择戈壁创投作为唯一基金管理人。“戈壁创投两位创始合伙人曹嘉泰和刘伟杰(已退休),都跟香港有很深的渊源,他们希望能回到香港,帮助香港,回馈香港。一谈大家就很有默契。”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总干事周骆美琪说。

专为亚洲商家而设的DIY网店平台,为网上商家提供SAAS级服务的Shopline是这只基金投资的企业服务类投资组合。这家2014年成立的公司,致力于帮助线下实体商店店主,开拓网上电商生意,如今已经服务了十多万家店主。公司创始人黄浩昌告诉记者,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在公司成长过程中,提供很多帮助和建议。

黄浩昌认为,接受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的投资,并没有过早“站队”的困扰,之后与谷歌、腾讯仍可以谈合作。“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是我们的一个投资者。从创始人的角度看,一个创业项目不能全部依赖投资者,虽然他们给钱,给我们帮助,但最后创业成败责任是我们自己。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来使这个公司实现成功,如果公司死掉,不会是因为投资者怎样,而是我们自己做得不好。”他说。

SANDBOX VR是该基金投资的游戏VR类投资组合。该公司通过整合市场上成熟的VR设备,做VR游戏内容的研发,并将VR互动游戏设备、技术、内容等以特殊授权的方式整体输出。截至目前,公司已在香港(2家)、新加坡、泰国、美国(3家)开设了7家特殊授权店。

SANDBOX VR CEO Steven Zhao告诉记者,这个全新的市场有望比肩电影市场,而公司未来的理想投资人,则是那些可以带来IP和实体互动空间资源的地产商。而公司现在的投资者——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的LP阿里巴巴在内容领域的布局,或为双方未来的合作预留了巨大想象空间。

《21世纪》:现在,香港的创业环境如何?阿里巴巴成立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的动因是什么?

周骆美琪:之前,很多香港年轻人毕业后选择去银行、跨国公司等传统机构上班。我们觉得,如果香港多一些初创企业,会令整个创业氛围更蓬勃,整个生态圈更蓬勃,对整体的创业环境会有帮助。现在,香港正加大科技与创业的重视力度。除了数码港、科技园,政府投放了很多资源,最近香港政府公布财政预算,大概预留500亿港币用于支持科研、创业发展。

我们当时成立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的目标,就是为香港的初创企业服务。马总(马云)认为,要支持香港的创业环境。他希望,通过基金投资于一些初创企业,辅助这些初创企业成功,同时也希望鼓励香港年轻人思考一些好的创业点子。而成功的示范效应,就能够变成对于其他年轻人激励,鼓励更多的年轻人通过创业或创新,找到自己的梦想,这是我们希望做到的。

《21世纪》:这只基金具体运营模式与一般VC有什么不同?具体的投资方向上会是聚焦在阿里整体战略生态覆盖的范围内?

周骆美琪:我们运营的方法跟一般的VC是一样,戈壁创投是我们的GP,我们是LP,我们投的唯一一个条件就是,公司要跟香港有关——公司可以是香港人成立,当然市场不一定要在香港,也可以是外国人来到香港创业。

聚焦在阿里巴巴生态范畴,不是这只基金的目标。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香港的初创环境,我们也会关注到这些被投公司的业务能不能利用到阿里的资源,阿里的生态圈能不能让它更好地发展和扩展(包括国内或阿里巴巴已经开始业务的那些地区)。这一点,我们会很重视。

这只基金投资也没有行业限制。香港是一个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我们看到很多在贸易服务、金融服务或企业服务方面的创业项目比较强。最近,我们也看到,香港在AI(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发展。香港大学里关于AI技术的研究并不弱,香港每年的AI研究报告在世界上也是排名靠前。最近,包括商汤科技等的出现,让我们对于未来AI的发展非常乐观。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推动,我们相信会有很大机会,吸引一些很有实力的公司到香港来。

《21世纪》:我们看到,这只基金其实有很强的公益色彩,对于回报方面有没什么考量标准?

周骆美琪:我们不会因为有公益色彩就乱花钱,我们不是一个政府资助计划,而是一个创投基金。马总(马云)已经讲过很多遍,我们应该用商业的手法去做公益。所以,我们就选择市场化的VC机构——戈壁创投,来帮我们把关。

我们希望找到好项目,让项目发展成功,给年轻人带来一些帮助,希望这些成功的创业者能够获得回报,进而促进香港创业环境的成长。当然,不是每一个投资项目都会成功。另外,这只基金如果未来产生投资回报,回报也不会回到阿里巴巴,而是继续回到这只基金,让这个基金继续去帮助香港的初创环境。

《21世纪》:港交所刚推出一些改革举措,包括允许新经济企业的特殊股权安排,包括允许生物科技、生命科学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也可以上市等,这对香港的创业和投资会带来什么影响?
周骆美琪:这个影响肯定是很正面的,有利于香港创业生态的长远发展。香港的市场有限,如果我们只是面向香港市场,肯定是不够的。我觉得,在香港的创业公司,肯定要走出去,去其它市场。
反过来,香港也应该吸引人才、公司,这样才能够让本地的初创公司找到那些合适的人才,特别是在科研、IT等方面的人才。而吸引公司到香港资本市场,也是一个循环,也能够让更多有兴趣创业的人到香港创业,因为这边有基金。

我们也希望看到,那些初创企业成功上市或是退出后,那些创始人会把拿到的回报重新投到创业的生态圈里,就像硅谷一样。硅谷有很好的生态循环系统,很多创业者经过几轮创业,也拿到很多风险投资,我们希望香港可以做到这样一个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