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200+项目 只投A轮的戈壁创投如何剑走“偏”锋、投资触角渐遍国际版图?

【GP档案】

机构名称:戈壁创投

成立时间:2002年

管理基金总规模:约45亿元

代表案例:途牛旅游网、网秦、DMG、亿动传媒、汉柏科技、点我达、驻云、云智慧、Teambition、Camera360、车置宝、夸克金融、AirWallex、皇包车、氪空间、UR、live.me、Mainspring、DeClout、GoGoVan、日日煮等

投资业绩:累计投资项目逾200个。截止2017年7月,戈壁创投的投资组合中,7家企业已成功在国内或海外上市/挂牌,8家企业通过并购方式退出,估值超过10亿元的企业15家。
几位来自英国的LP有些慌乱,急忙打开电视、拨打家人电话。之后,撂下徐晨等戈壁创投的人,匆匆回国了。

徐晨和几位英国LP的尽调会议戛然而止。这一天,2005年7月7日,英国恐怖袭击事件“伦敦七七爆炸案”,52人遇难,700多人受伤,震惊世界。

募资被地球另一端的事件搅黄,徐晨一脸无奈,但这样的意外不是他第一次遇到了。

两年前,2003年,徐晨加入戈壁创投。这一年,非典爆发。当时的情况是“别人不愿见你,你也不敢见人”,无钱可投,无项目可做,整个投资行业都陷入了近乎停顿的状态。

可以说,2002年在上海成立的戈壁创投,成长于中国创投蛮荒时代。这却也冥冥中应了“戈壁”这一字面词意,砾石荒漠。

如果说,10年前,同期成立大多数机构殁于市场,销声匿迹,那么“活下来”是戈壁创投的要义;历经15年,戈壁创投愈加从容不迫,不断迭代、不断创新尝试,令“老机构”时刻保持着“新活力”。

从曹嘉泰、刘伟杰等创始合伙人“隐退”,到徐晨、蒋涛、朱璘“铁三角”管理合伙人执掌;从单纯的美元基金变成双币(美元和人民币)基金,触角从国内伸向东南亚及世界各地;从臃肿的后台配置逐步减负成精兵强将……戈壁创投从未停止找寻属于自己的“绿洲”。

剑走“偏”锋

2002年,戈壁创投在上海低调起航。

当时,戈壁创投具有典型的美元基金血统,遵循着惯有的套路和打法。比如,一个行业只投一家公司(这让戈壁创投因灵图错过了高德地图,因DMG错过了分众传媒),一年投资三四家公司,很多时候只设一个办公室。

更专注于本身业务上,“封闭”也成了美元基金的标签。直到现在,外资LP依然会认为属于私人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大肆宣扬,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儿。

最近两年,内敛的戈壁创投变了。三位管理合伙人徐晨、蒋涛、朱璘逐渐活跃于创投圈的公开场合。

“向市场传递戈壁创投的投资理念,是保持内外部信息通达、交流的健康方式。”徐晨道。

一路顺势而改变的,还有投资战略上的布局。

2002年成立的戈壁创投,最早期主要专注于数字媒体、IT、TMT等领域的早期投资。但根据社会发展变化,戈壁创投保持每隔三两年会深研未来态势,从而通权达变。

目前,围绕新群体、新互联、新数据等相关细分领域是戈壁创投重点关注和投资的行业。同时,切入时期较早,且已形成上下游产业链布局优势的旅游、汽车、企业服务的三大行业,戈壁创投将持续加注。

以旅游为例,戈壁创投于2007年正式投资入局,所投的第一个项目——途牛。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蒋涛(左一)、途牛总裁严海峰(左二)、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曹嘉泰(左三)

2014年5月4日,美国纳斯达克,途牛上市。这一天,是2008年蒋涛加入戈壁后最兴奋的时刻。

“那种感觉很奇妙。”至今,回忆起当时的感受,蒋涛依然有些兴奋。

蒋涛并非投资圈出身。2000年,蒋涛进入互联网圈,2005年后任职于艺龙,在戈壁创投之前,他是艺龙资深总监,负责线上业务,当时在线旅游行业发展正盛。

旅游是蒋涛的擅长领域,在对搜集到的40多家行业竞品行研中,他最看好途牛,尽管这只是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所做的项目,尽管途牛是他出手的第一个项目。

从接触途牛到最终投资只用了两个月,此后,陪伴途牛上市,戈壁创投整整花费了6年。

“在他们心中,我们算半个创始人。”蒋涛形容戈壁创投和途牛的关系。

至今,戈壁创投在国内投有10家旅游企业,东南亚也布局了近10家,包括皇包车、瓦当瓦舍、康藤、周末酒店、Tripfez等诸多改善了人们出行体验的创新创业企业。

同样在汽车行业,戈壁创投产业链条策略也是一以贯之。据投中网记者了解,目前,戈壁创投在汽车产业链已布局10余家企业,聚焦在几大方面:一是和汽车相关的服务,包括汽车交易和后市场服务,比如提供二手车交易服务的车置宝、汽车养护服务的卡拉丁、汽车新零售服务的EVCORP;以及基于汽车行业衍生的周边行业发展机会,比如提供停车位置服务的有车位、汽车加油服务的车到加油、给予汽车维修咨询服务的汽车大师、汽车金融服务的维C理财等。二是汽车行业中的黑科技,像普强、Autobot、车萝卜等。

这其中,2010年成立的车置宝,以C2B模式切入二手车交易市场。相比于彼时市面上吃香的B2B模式的公司,车置宝很长一段时间遭遇资金危机,甚至发不出工资。

车置宝创始人黄乐曾这样描述融资经历:通过一封邮件找到投资人邵亦波,黄乐把梦想说完之后,邵亦波只说了一句话:黄乐,你太天真了!之后,黄乐又找到另外一位著名的投资人,得到了一句评语:黄乐,你太傻了!

2014年9月,“很傻很天真”的黄乐,获得了戈壁创投2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次年,戈壁创投再投一轮。

2015年、2016年在市场上普遍追捧投资B2B与C2C模式的时候,在得知车置宝面临资金危机后,戈壁创投分别重注2000万和3000万,第一时间将资金打到车置宝的账上,领投公司的B轮和B+轮,从而使得后续其他机构逐渐跟进。

2017年,车置宝成为资本宠儿。3月,车置宝宣布获得近1亿美金C轮融资,领投方为太盟投资集团(PAG)。6月,车置宝再次宣布完成5亿元C+轮融资,领投方为酉金资本及一带一路基金,水木投资集团跟投。

无论以途牛为代表的旅游行业,还是以车置宝为典型项目的汽车领域,戈壁创投皆形成了——坚持独立思考的投资逻辑,而15年来始终坚持做行业研究的风格,奠定了戈壁创投稳健投资的基础。

随着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趋势愈演愈烈,戈壁创投重新定义了两类人群。一类是“新农人”,在农村土地兼并整合的大背景下,围绕对新农人的服务产生了众多创业投资机会。另一类是“新无产”,他们没有房,购车也被限制,但有消费能力,这其中也会产生新的机会。

由此而诞生的新的生活方式、文化和终端,有机会形成未来新的风口。

“铁三角”

当然,对于徐晨、蒋涛、朱璘三位“创投老兵”而言,“新”字随影相随。

“你们都有可能成为戈壁创投的合伙人。”几乎每一个新人加入戈壁后,曹嘉泰都会给予他们这样的期待。

新一代戈壁创投三位管理合伙人蒋涛、朱璘、徐晨

“Tom(曹嘉泰)口才好啊。”回想起来,徐晨哈哈大笑道。和徐晨一道加入的,还有如今的管理合伙人朱璘。曹嘉泰的确能“忽悠”,他们在戈壁创投一呆就是14年。

2003年的徐晨和大多数投资人一样,只能“躲进小楼成一统”。徐晨的主要工作是在办公室打电话,做行业研究。期间,为了解在线地图,他找到200多家企业研究,做成Excel表格密密麻麻地贴在墙上。这些场景,徐晨历历在目。

当时,美元基金募集的途径有两种,一种利用外国品牌,还有一种做自主品牌。前者有国外的品牌背书,募资相对容易,比如红杉、IDG。但戈壁创投更希望能够保持独立的品牌和决策权,选择了后者。

独立自主的道路并不坦途。因为国内经济社会环境的普遍糟糕,美元LP不太看好中国创投行业的未来发展,因此戈壁创投的资金募集过程中曾遭遇数次拒绝。“伦敦七七爆炸案”便是其中一个插曲。种种意外令戈壁创投的募资一再搁浅。

归根结底是由于“大家觉得中国不是他们的重点”,徐晨说。

直到2004年,戈壁创投的第一期5175万美元基金逐渐到位。同年2月,戈壁创投向灵图投资200万美元,这是戈壁创投成立后投出的第一个案子,也是徐晨的处女秀(后与北京奥斯星辰合并)。

随后,主投IT和数字媒体领域的一期美元基金,投出12个项目,包括灵图、龙拓互动、亿动广告传媒和旅行者传媒等。

岁月砥砺,2003年加入戈壁的徐晨、朱璘,2008年加入的蒋涛,经过数年的历练,已经成为团队中独当一面的核心人物。

他们组成了戈壁创投的“铁三角”,开始崭露头角:徐晨入行早,一手开辟了北京办公室,投资之外,他也是戈壁与外部链接常态沟通的“窗口”;朱璘在投资基础上,也负责募资;蒋涛专注于投资,投出了不少明星项目,眼光独到。

平静终究一时,新的挑战又在眉睫。

2002-2014年间诞生了成千上万个投资机构,但存活时间超过10年的却寥寥无几。这几乎成了投资机构的“怪现象”:好不容易培养出一批出色的投资人,但因为利益分配不均,纷纷出逃自立门户,老品牌逐渐销声匿迹。

尽管核心成员始终与其并行,不过大行业中存在的普遍难题,也使戈壁创投开始在内部思考,试图找出解决方案。

年轻一代们面临着抉择,利益纠葛、品牌传承、个人价值等种种因素纠缠在一起。2014年前后,戈壁创投的新老传承正式拿到桌面上讨论。此时,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萌生退休之意。

随后,进入长达一年的漫长讨论。

朱璘认为,戈壁创投的一大特质就是开放,大家都开诚布公地讲出自身的诉求让漫长的讨论逐渐有了解决方案。

“再怎么谈利益,肯定不如出去做利益最大化。但如果我们出去做,10年后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难道品牌长存的问题真的无解吗?”一想到这个问题,蒋涛觉得这让人很头大。

最终,达成共识,徐晨、蒋涛、朱璘成为戈壁创投新一代的管理合伙人。

“我们希望将戈壁创投做成一个可以百年传承的品牌。”朱璘说。

“实际上,各方利益都受到了稀释。但我们最终达到了一个公认的方案。”蒋涛认为,各方妥协是新老传承能够顺利完成的前提。

“几乎见证了戈壁创投在中国的发展,很有感情。在稀释各方利益基础上所达成的共识,是建立在大家对戈壁价值观认同的基础之上。”徐晨说。

“双币”相行

戈壁创投一直以来形成的风格得以延续:专注早期A轮投资,坚持行业研究。这家机构也焕发出新的活力:截止2017年7月,累计投资项目逾200个,戈壁创投的投资组合中,7家企业已成功在国内或海外上市/挂牌,8家企业通过并购方式退出,估值超过10亿元的企业15家。

真正打破美元基金的封闭,是戈壁创投引入了人民币基金。

2007年前后是美元基金的黄金时代,但危机也正在悄然靠近。

戈壁创投投身一线的投资人明显感觉到,创业者慢慢倾向于拿人民币基金。在上海、北京等地做人民币的GP越来越多。追捧项目的投资人增多,美元基金进入越来越难。

政策对外资的友好程度也在降低。外汇管理局、商务部等相关文件都在消磨着美元投资的优势,美元基金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和退出因而受到影响。

要不要做个人民币基金?

美元基金LP表示反对。他们的担心很容易理解,一个团队做两件事,怎么保证拿我的钱给我好项目呢?“美国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国人不一样,他们觉得应该专注在一件事上。”徐晨说。

为让LP对中国环境有真实的理解,戈壁创投团队找来多位律师解释国内的政策环境。此举奏效,国内对外资的政策收紧趋势让美元LP感受到压力,他们逐渐意识到美元基金需要做出改变才能持续在中国的资本市场立足。

实际操作上,戈壁创投以人民币基金为杠杆,前期锁定项目,美元基金后期跟进投入。那段时间,美元不断贬值,这种锁定方式也避免了资金贬值,美元LP最终答应下来。

徐晨2012年在戈壁创投内部会议中介绍汉柏科技

2007年,徐晨在戈壁创投成立的首支人民币基金——海泰,又投出投资回报达30倍左右的汉柏科技(后与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合并)。

同年,徐晨只身前往北京,一手创建了北京办公室团队,踏出了尝试的第一步。彼时北京的投资圈远不如现在火爆,人民币基金多盘亘在深圳,美元基金多在上海和香港。“既然在北京投资了这么多家公司,为什么不在北京设一个点(分公司)呢?”一天,徐晨向团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徐晨深谙硅谷一个法则,资本应该离创业公司更近一点。当时,戈壁创投已经在北京投资了12个项目,而在北京看过的项目达数百个。

此后,戈壁创投开始以北京、上海两地互为犄角之势,鼎力前行,直至东南亚业务发起。

海外掘金

地处亚洲与大洋洲、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十字路口”,扼海上交通咽喉,东南亚的战略地位从小学教科书上就开始普及。

但这块人口稠密、摩托遍地的热土,真正受到互联网风投的大肆洗礼,是2010年之后。

因为毗邻中国,东南亚的互联网市场或多或少都带有中国印记。据投中网了解,途牛总收入的15%来自东南亚,Camera360超过5亿用户中,1/3的用户在东南亚。其中,1500万用户是在马来西亚,也就是说,每两个马来西亚人中就有一个Camera360用户。

而途牛、Camera360都是戈壁创投投资过的得意之作。事实上,布局东南亚,是戈壁创投2010年开始就迈出的投资战略步伐。

彼时,创始合伙人曹嘉泰亲自操刀,在此地设立投资基金。为了深耕东南亚市场,他更是举家迁往马来西亚。

东南亚的市场容量有多大?根据统计数据,东南亚拥有6亿多人口,网民数量2.6亿。Google和Temasek发布的“东南亚电子商务报告”预测,到2020年,东南亚网民数量将达到4.8亿人。这意味着有充足的想象空间。

为拿下这块市场,戈壁创投与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马来西亚最大的风投MAVCAP、印尼工商业联合会、马来西亚队外贸易发展局等建立密切友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2015年9月,戈壁创投与MAVCAP联合发起一支5000万美元的基金;2016年,两家再次联手,发起设立1450万美元的超级种子基金。就在2017年8月,戈壁创投东南亚宣布正在募集的目标2亿美金Meranti ASEAN

Growth Fund(下称MAG基金)前期5000万美金已全部到位,并三度得到MAVCAP注资的同时,也吸引了韩国最大商城集团之一的GS SHOP和印度尼西亚本土企业CKM。

“东南亚很像10年前的中国,互联网刚刚在这片土地普及。”朱璘说道。

这种相似性让不少创业者可以借鉴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和模式。“我们投资时会看相应的产品在国内有没有相应的成功案例。”朱璘称,未来随着东南亚市场逐渐成熟,会诞生出来创新性的产品。

戈壁创投在东南亚主投方向为电商、社交、游戏、FinTech、TaqwaTech、移动互联网等,带来的回报也逐渐兑现。据投中网了解,戈壁创投在东南亚投资已超过40个项目,4个项目已退出,最高退出收益约10倍。其最新退出案例是Hermo,该项目投资周期为一年半,获得了超过3倍的收益。

回到当下,随着越来越多投资机构、互联网巨头的涌入,东南亚显然成为一片投资热土。

然戈壁创投的投资版图的不止局限于东南亚地区,其投资触角也伸向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地区,逐渐崭露并吞国际化的野心。在今年,戈壁创投分别投资了三地代表性的极具发展潜力的创新企业。在美国,戈壁创投投资了当地持续排行榜第一的直播平台live.me(猎豹移动旗下);在英国,作为唯一一家中国投资机构重金投资增强现实现实技术公司Wave Optics(2017年至今虚拟/增强现实科技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在澳大利亚,连续投资了金融科技公司Airwallex(获得腾讯投资)。

关于戈壁创投的未来,三位合伙人有着共同的梦想:“希望戈壁创投可以成为一个百年品牌,至少会向这个方向努力。”


原文转载自投中网

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cmsmodel/news/detail/319357.shtml